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爸爸的文章

时间:2020-11-18 来源:荨默文学网
 

我又想起了爸爸

文/夏安澈

今天在小学看才艺比赛,听到有个小孩子唱“爸爸去哪儿。”这首歌。虽然我平时在酷狗听这首歌时感觉很一般,但不知怎么的,听着那个孩子的歌声,我突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差点儿没有办法抑制。我死死的用指甲掐自己的大拇指,把流泪的冲动抑制下来了。

为什么会流泪呢?我觉得是因为想到我自己的父亲。他离开我已经有五年了。我已经这么久没见到他,并且也永远的失去他了。当我理解了什么是永远的缺失,我就会感到悲伤,感到自己的生命不再完整。

说起来,我和父亲平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从小到大,父母总是忙忙碌碌的。不论是周六周日,还是暑假,都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做生意嘛,别人都休息的时候,就是他们最忙的时候。

听妈妈说,小时候爸爸经常让我跨坐在他肩膀上,带着我到处散步。我们父女有这么亲热的时候吗?我记不得了。

平时我和爸爸算不上亲近,读小学后,连拥抱都很少。

唯一记得的,我们一家三口最亲近的亲子互动,就是读小学的时候,我、爸爸。妈妈玩的一次捉迷藏的游戏。爸爸突发奇想要玩捉迷藏,于是蒙着眼睛捉我和妈妈。我比较机灵,把鞋脱了,惦起脚走路,不发出一点声音,让爸爸找不着我。但是妈妈笨手笨脚的,发出了声音,让爸爸辨别了方向,爸爸就一下子抓住她了。在妈妈的惊呼中,爸爸大笑着把妈妈抱了起来,我也笑的非常开心。这是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我们一起玩游戏的事。

以后都没什么亲近的时候了。每天我回到家就是要写繁重的作业,而爸爸总是在在草稿纸上算今天卖了多少货,进货价多少,纯利润多少。

像“爸爸去哪儿”的节目那样,带着我到处去玩的情景,是没有的。就连我最喜欢的公园,都没机会带他去看看。而现在也没有机会了。

平时比起爸爸,我也更喜欢和妈妈黏在一起。妈妈会陪着我做许多事情,比如说买水果给我,然后两个人一起吃;带我去剪头发,做护理,出钱让我将长发拉直;给我买衣服、买鞋子;叮嘱我中的各类大小事项。平时家长会我也喜欢让妈妈去,因为爸爸长的没妈妈好看,带爸爸出去不如带妈妈出去有面子。

相比妈妈的事无巨细,爸爸在生活中是一个沉默的角色,是一个执行者的角色。他会因为我做错事而打我,因为我看小说而撕我的书,因为我初中时理科不好,而帮我辅导。

虽然只是初中,但他辅导我也是有难度的。教材改版了,许多公式他不懂。于是他只能一有空就研究书上的公式。

我对待理科一向漫不经心,不过在他的辅导下,有次考试,我做出了一道难度较高的附加题。这也说明他的辅导还是有效果的。

<癫痫如何检查确诊p>他辅导我的时候,我们两个常常吵架。他会经常说“就算是个猪,也教会了,你怎么还是不会。”他每次一骂我,我就和他吵,实在烦了,说我要去上厕所。我进厕所后,就坐在地板上睡觉。当时感觉好累好疲惫。

时间长了,爸爸就来敲门,问我在厕所里干什么。

我总是这样,他后来就问我:“你是不是把厕所当度假村。”

直到高中。他对那些公式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不再给我辅导。

爸爸的爱我也表现在舍得对我用钱。爸爸在用钱方面,一向是抠门到有些苛刻。妈妈买了新的家庭用品,他觉得没必要买就说浪费钱,妈妈就说反正要用的,就要用好一点。他们两个会吵。

但只要我想买的辅导书,他都不问有没有必要,只要我想买的,都买。后来我大学去进修CAD。当时交钱的时候我也在。我看着他拿出钱数了又数,满脸纠结,看看老师又看看我,几乎是咬着牙把两个月的收入送出去了,换回来一张收据。最后他看着收据的眼神沉默而复杂,我一直记得这个表情。

更别说我从小到大,上的那些学习培训班了。从五年级开始就没间断过的培训班,到底用了多少钱,我估计连我妈妈都记不得了。

其实如果钱那么重要。我也没太多必要用这么多钱。如果你在意的话,不妨真的用掉,让你们生活过的更好一些。但是我又知道你会说,如果我不用钱,那么你们赚的那么多钱又有什么意义。

反思我自身,其实我当时买的参考书,有些都是学校老师已经买了的。我让爸爸再买一本,是因为学校的练习题答案被老师撕了,我让爸爸再买一本,后面就有答案;进修CAD效果也不大,因为老师看着我做出来的效果总摇头,渲染出来的效果强差人意,后来我连去都没去了。好像用在我身上的许多钱。最后都浪费了。你们没因把钱花在自己身上而过上很好的生活。我也没因此而达到你们对我的期望。

我的父母亲的确付出了许多。父亲的身体并不好。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他辛苦,他赚钱,他辅导,都是为了好好培养自己的孩子。作为父亲,他的责任心很强。他对人好的方式就是任劳任怨,尽心尽责提供他能给的。比如钱,比如他的数学能力。比如安稳的生活环境。

虽然爸爸给我的辅导,其实对我学习的整体帮助并不大,因为我当时有很重的厌学情绪。

本来他可以去其他地方做批发的。但是为了我,最终两人还是留下来了。

每个人遇到的父母是随机的。而我很幸运的遇到了一对尽心培养我、爱我的父母。

我很遗憾。从小到大都不怎么优秀。而我最终也没回报他的机会了,欠着的只能永远欠着。有时候我也会感到遗憾,深深的、永远的遗憾。遗憾他不能再多给我一些时间,不能等到我能回报的时候。

拉萨最专业癫痫医院给爸爸的电话

文/郑绪林

爸爸用手机已有了几个年头,号码还是我第一次恋爱时买的那个。然而这么多年过去,我给他打过的电话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每次打电话回家,我都是先拨妈妈的,就算妈妈的打不通,也很少会打爸爸的。有时候迫不得已打通了爸爸的,也是一番简短的问候后说一句:“我妈呢?我和她说说!”然后爸爸的手机便从他的手里迅速移交到妈妈的手里,然后我们长篇大论,东说西说,通话时间永远都是和爸爸交流的数十倍。

有时候我打通的是妈妈的,说到最后,妈妈总会玩笑地提醒一句:“给你爸说说吧,每次都只和我说,他都有意见了,说没人记住他。”然后把手机递了过去,几秒钟后才听见爸爸“喂”地开始说话。爸爸的那种语气,我很有感触,就像我给喜欢的女孩打电话一样,刚拨通电话,心里便会一阵紧张,会不知所言,只靠“喂”“喂”“喂”地说上几句缓解,我是害羞的,自然理解了爸爸当时的心情,应该也是紧张而又害羞的。只不过对象不同罢了,我所对的是心爱的姑娘,他所对的是心爱的儿子,但感情都是一样的。手机转移到爸爸手里,“喂”过后,依旧是简短的问候,电话便会很快就被挂断。

我所有离开家的日子里,爸爸对我的所有的情况的了解,都是来自妈妈的转诉。我和妈妈能聊的话题很多,包括我的梦想,以及哪个女孩喜欢我,我喜欢哪个女孩等等,说起来总是毫无顾忌,从上来说,妈妈算得上我的一个红颜知己。但是对于爸爸,他挺多就是一个见了面打招呼的熟人而已,话题从不会深入。

由于一些特殊的经历,我对特别敏感,每当读到有关亲情的文章,都深有感触,尤其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总是会看得我泪流满面,心里也一阵疼。很多人对亲人的情感总是要等到失去后才会骤然爆发,于是感动得泪流满面之后,我就会思考这些问题,既然能被别人的故事所感动,为什么就不能以之为鉴呢?为什么就不能用和他们相同的那份对已经离去的亲人的遗憾的情感对待我还健在的爸妈呢?尤其是爸爸!

今天再次看到一篇关于怀念亲人的文章,我又湿了眼眶,傍晚时分,终于拨打了爸爸的号码。一番问候过后,我询问了家里的情况,爸爸也关心了我的现状,并嘱咐我要照顾好自己!我问爸爸:“家里冷了吧?我过几天拿到钱后,给你买衣服寄来!”爸爸迟疑了一会儿,说:“还不冷,我衣服也有的,你要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先把该办的事给办了。”我知道爸爸是舍不得让我花钱,便说:“没事,我又不给你买太贵的,便宜的能保暖就行了!”爸爸还是坚决地说:“不用买,先办你自己的事!”我没再和爸爸说这事,只是说:“好吧,那你在家做事时小心点!”爸爸“嗯”了一声,我又说:“你们在家照顾好身体!”爸爸又“嗯”了一声。我又说:“那我就先挂了。”爸爸又“嗯”了一哈尔滨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声。爸爸回答“嗯”的时候,简直像个听话的孩子,就像我小时候依偎在他怀里,他叮嘱我一样,而我,正如当年给我叮嘱的他。

爸妈含辛茹苦地把我们抚养成人,他们丢弃了很多梦想,未曾离开过我们的童年。然而我们已然成人,他们也渐渐老去,我们为了梦想四处奔走,却很少有陪伴过他们的晚年,我心里一阵酸,手机离开耳朵的瞬间,泪水也在脸上划了两行!

爸爸的醋坊

文/bxj1984

每次路过新修的姚庄立交桥,我都会下意识瞥一眼桥底,似乎爸爸开的醋坊还在,“天源香醋”的招牌依然在那里挂着,叮咚作响的淋醋声亦不断传来,甜美的醋仍然在不断酝酿着。

那是爸爸85年开的醋坊。

记得那时候造出的醋在夏天要生白花,醋糟剩出来还可以喂猪。但是随着工业的发展出现冰醋酸后,传统制醋就渐渐退出了大家的视野。人们再也看不到酿醋的作坊,再也见不到晒醋槽的场面,那太阳下蒸起的糟香味已经成为奢侈的回忆,近十年我已从未吃到过真正传统古法酿造的纯粮食醋了。

我觉得爸爸酿造的醋接近于陕西的岐山醋,又吸取了四川麸醋“保宁醋”的优点,制�D发酵配以当归、乌药、砂仁、杜仲、花丁、白寇、母丁等几十种健脾保胃的名贵中药材,完全纯手工、纯粮食,用“土”法酿制而成,传说是从周朝就流传下来的手艺。酿好的醋味醇、脂香浓郁、酸中带香,口感柔和,所以他自称“香醋”。

酿醋有两个重要阶段,一是制�D;二是发酵。由于酿醋跟气候有关,制�D只在伏季进行。

入伏以后,爸爸便忙了起来。他先用农家玉米面作的酵头,加麦面、豌豆、高粱面发酵制成酵子,再加入经过筛选、淘洗、粉碎过的大麦颗粒搅拌均匀,然后用固定的模子,用手工方法压制成坯子,放进用麦草和麦衣围成的方格中。每个�D坯之间也要夹上麦草和麦衣,上面用布口袋盖起来,每隔三四天还要上下翻动一次,约莫三十天�D坯彻底干燥后,便用报纸包存起来。

酿醋时,先将制好干硬的�D坯用刀劈成小块,加入粉碎好的大麦、小麦、高粱等粮食作物,在木箱中搅拌均匀,盖上口袋,开始发酵。这个拌醋过程非常重要,特别要注意其温度,不能太凉,也不能太热,每次都是爸爸用手试探温度,皆以自己经验为准。发酵过程大约需要两个星期左右,直接尝到醋味就可以淋醋(出醋)了。

淋醋时,先将发酵好的醋酵子放进醋缸(醋缸跟酒缸类似,底下有小孔,用高粱杆塞着),加上水,捂一至二天,就可以拔开塞子出醋了,出完一缸,再出下一缸,直至出完。每次第一缸出的醋叫头遍醋,这种醋色正、味醇,为上等醋,外边卖时叫特等醋;第二次加水,淋出来的醋叫二遍醋,味比头遍醋要差些,卖时叫一等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醋;第三次加水淋出来的醋味更差些,我们叫淡醋,便是平时吃饭佐用了。醋出完,醋酵子就称之为醋糟。

头遍醋色深、味醇,是制作臊子面和凉拌菜的最佳调味品。由于是纯粮酵造,醋静置一段时间后,底部会现出白色面粉状沉淀,这是正常的,也是纯粮好醋的标志。好醋在放置的过程中,颜色一直不变,经年不坏,而差一些的醋则在夏季颜色变浅,呈淡红色,口味也要差很多。

爸爸还教我们怎样辨别醋的优劣。出醋后要一看:看醋颜色是否均一纯正;二闻,气味刺不刺鼻,如果酸味刺激,就不是好醋。一瓶酿造的好醋,味道是酸而不刺鼻且有淡淡米香的;三尝,口感是不是柔和,如果是勾兑的,味道一般比较烈,除了酸,尝不出其它味道。

爸爸的醋坊虽然有10年没开了,但今年他又把醋缸支起来,亲自酿造了一缸真正的粮食醋,不算制�D过程,从发酵到出醋,前后历时40天。看到爸爸制�D时从满头皱纹的额头留下来的汗水,看着他用手拌醋时专注的神情,看着出醋时欣喜的脸庞,我总在想,这古老的手艺怕是要流传不下去了,现在能吃到是何其有幸。

灯光隐隐下,大家争前恐后的在品尝着新出的醋,看见父亲稍微弯曲的身影,我想这是一种坚持与传承吧。

爸爸的摩托车

文/李伽

爸爸有一辆摩托车,这辆摩托车的年龄比我还大,陪着爸爸度过了十二年,承载着我们一家三口许多美好的回忆。我就是坐着爸爸的这辆摩托车长大的。

爸爸的摩托车并不美观。车身的保险杠早就断了,用密密麻麻的电线将它同车身紧紧绑了起来;挡风屏也被折坏了,露出短短的半截,很难看;后视镜也坏了,车子一发动,镜子就晃来晃去的,让人见了,难免会感到寒酸。为此,妈妈建议爸爸换一辆好一点的小轿车。妈妈认为,爸爸是一名大学教师,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进进出出,未免有些不体面。而爸爸却不以为然,每次妈妈对他说起这个话题,他总是满不在乎。久而久之,妈妈也就不再说换车的事了。我也就得以继续坐在他的摩托车上“兜风”了。

爸爸的摩托车载着我去了很多地方。小时候,爸爸骑着它带我到好汉坡旁捉蝌蚪、采野花,还带着我去鄱阳湖畔看大轮船,偶尔也带着我去江边看磅礴的长江,甚至还有几次,爸爸骑着摩托车带上我们一家三口,去一百里外的老家看爷爷奶奶。现在,很多家庭都有了小轿车,但是有些地方人多车多,容易堵车,此时爸爸的摩托车又派上了用场。它载着我去烟水亭看大妈们跳广场舞,载着我去新华书店看书,载着我去人来人往的步行街……

前几天,爸爸告诉我,明年这辆摩托车就该报废了,言语中流露着不舍,我深深地知道:爸爸已经将这辆摩托车看作是我们家的一员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