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我和我的文字心情随笔

时间:2020-11-18 来源:荨默文学网
 

当我再一次双击WORD图标,一袭白纸在光标旋转之后展现在我面前时,发现这一刻我等了很久。

去年四月份拥有了第一本版权为我所有的集,想想之前半年的几次审稿、送稿、校对、与出版社协商、请教有经验的作家……一切辛苦都在收获的喜悦中显得倍为珍贵。虽然因为自己的名不见经传,散文集只印了五百本,送送周围朋友之后,至今还有四百本左右安详地撂放在我的宿舍中,但于我本身来讲,那些用五年光阴攒下来的文字是莫大的鼓励。

当愿望一朝得偿,人总会在亢奋的状态中停留很久。我甚至还没仔细规划一下未来的写作方向,也没细想如何在本职为会计的工作环境中去敲响文学殿堂的大门,就开始信誓旦旦地憧憬着自己的第二本书了。我深知,以自己毫无任何专业学习或相应培训的基础,以自己天马行空写起来就不着边际的码字路数,想成为大师级人物是不可能了。而且本人生性懒散,一时灵感突发,便与文字较上了劲,几个小时下来仍不觉疲累;但若脑袋空空想法出远门去了一时回不来,我也从不强迫自己非得憋出点什么来。

可这一次不一样了。我开始要求自己每月最少写出四篇文章来,体裁形式不限,如果因主观或客观原因没能完成,那就要在下个月补齐,哪怕是命题作文也得给自己编出个题目来答。我甚至已经想到了,这样一年就会有将近五十篇文章,或许三年以后我就可以出第二本书了,那我该在序言里写些什么呢?……

有时,我真为自己的自大而讪笑。自从去年十一月份到十二月份间,我写了一篇四万八千字的小说之后,脑袋上像是有一条闭合的拉锁,因为用力过猛将拉头拽断了,那拉锁怎么也打不开了似的,我的灵感也被锁在里面,无法从头皮、发梢、耳垂或是眼角飞腾出来,与心灵交汇共鸣,跳跃成文字,像老朋友一成都哪个医院治癫痫样问候我,占据我空闲的业余时间。

我的心突然堵得厉害,虽然我知道那是与我爱的男人分手的后遗症,但上一次,我们也分开了三个月,虽然我没写出什么有大价值的东西来,但至少影评、书评什么的也能码出几页纸来。可这次,当那篇为纪念或者祭奠我的的小说完成后,我就忽然什么都写不出来了。一个人整天浑浑噩噩地在屋子里来回地逛,下载一些以前看过仍然非常喜欢的电视剧来在电脑里播放着,也不一定看,但是屋子里绝对不能长时间地没有声音,否则我就会害怕,心会抖。

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写小说的那一个月里,我能够那么平心静气地抓紧每一分写作的时间安静地坐在电脑前敲键盘,却在写完之后像突然丧失记忆一样丧失了继续写下去的能力。后来,我渐渐明白了,写作是需要极大的激情来支撑的。那段时间,分手的痛苦还未远离,自我较劲心有不甘的情绪还纠缠在心尖上灼得自己生疼,而这份疼痛的感觉就为写作点燃了昂扬的激情。我固执地要将这份爱情记录下来,固执地认为它会是我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那种箭在弦上的勇敢与急迫在推动自己去完成那篇小说,所以才会有那种外表安定沉稳内心波涛翻滚的状态。

当时间一点点过去,我与他已然形同陌路,又从别人口中得知他早已开始了一段新恋情,忽然觉得日子真的像小说终有写到结尾那一天一样,一切都不会重新来过了。以前在文章中看到类似于“他离开了我,我的身体就像被掏空了一样”之类的句子,很难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直到自己的那个他也毫不留情地离开之后,我才明白“掏空”究竟是怎样一种如窒息般生不如死的痛苦,也才明白外表看似坚强独立的我对他其实是太依赖了。

在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我没有打开过WORD文档,没有翻看过以前的文章,我癫痫病对人们的伤害很大,那么患上癫痫病能得到治疗吗?为没有灵感而着急,也为自己的懒惰而羞耻。我甚至不敢强迫自己坐下来,好好理理思路,哪怕是从看过的电影里揪出一点念头评论那么几句也好,因为我怕静。我只能不断地看电影,看那些老掉牙的电视剧,只要一关掉这些,我就必须马上冲出屋子去上班,否则他的泪水就会不争气地流出来。我的文字不再是我的贵人,无法拯救我流离失所的灵魂,它飘在离我身体不远的地方,可是我就是不能把它召回或者抓住。

直到昨天晚上,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的声音,在我们共住的公寓房外面,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问道“是这个单元吗”,而后,是他们在一墙之隔的那一边充满激情的欢声笑语。以前,因为同样的激情,也使得我的文字像跳动有力的脉搏一样充满生命力。而今,我却因为关系只能被定为邻居的他和别的女人的激情而失眠了。

凌晨两点半左右,我终于抵抗不了一颗万分想睡的心和一个重如沉船的大脑之间的纠葛,给他发了短信。没有责怪、哭闹或者威胁,只是浅浅地说了一些那时那刻想说想回忆的话。既然他已无情到如此地步,我的过激行为只会令他耻笑,所以还是平静地聊聊心事就好。

一段段短信打在手机上,忽然,脑袋上那根坏掉了的拉锁不知被施了什么魔法竟然渐渐打开了。因为我突然意识到,那些短信写得真好,言辞恳切真情流露,既回忆了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时光,也将自己压抑已久的心绪宣泄出来。原来,原来……我还是会写字的!

终于明白,我的文字和我的感情是血脉相连的,无论是否有男人相伴,无论关系融洽或者紧张,只要我还是个有情绪的人,我的文字就会给我以相应的回馈。它们是我所有最真实的写照,每一字每一句不一定都华彩炫丽,但一定真实肯定。

到凌晨三点半的时候,几段短信终孩子患上癫痫病会不会受到很多的伤害?于全都发送出去了,压抑在我心头的委屈、失落、迷茫、还有恨也都发送出去了。那些情绪都被掩藏在文字中了,像纱裙的里衬一样,若有似无。于是关掉台灯,一觉睡到闹钟响。

起床上班,如往常一样为自己做了丰富的早点、化了美美的妆。从昨晚到现在,我还没有流过眼泪,真是破了我俩历次分手的记录,也证明,这是一次决绝的告别,没有再复合的可能了。

上午,在昏昏欲睡的电视电话会议上正襟端坐闭目养神,中午回到宿舍却迫不及待地准备好一支钢笔一个本子要在下午的会议上写点什么。写点什么呢?其实还没想好,反正就是特别想写,先把笔和本子准备好再说。谁知到了上班时间,却被通知会议临时取消了,除了办公室无处可去的我坐如针毡。总要和前来办事的同事打打招呼,总要为提出问题的人解答一二,我根本静不下心去想自己究竟想要写点什么。就这样,一直扛到下班,飞奔回宿舍,将一切写作工具准备妥当,才发现自己想写的很简单,就是我为什么要写字?写字于我来说有哪些意义?

这看上去很像中学时期的语文阅读理解的题干,同学们必须通过一篇文章隐晦的暗示来将其中心思想剖挖出来。只是这一次,我是该文章的作者也是答题的学生,回答起来就没有那么难了。

写字早已是生命中的一个习惯,它不一定像每天要吃饭如厕一样规律或必须,却也像某一次西餐后的甜点或者与环境非常匹配的一次下午茶,是锦上添花的美妙插曲。这插曲不一定像主题歌那样朗朗上口,却带着一丝文艺范儿的清新味道,像一勺沁凉的抹茶冰淇淋,像一块用蓝莓点缀的芝士蛋糕。而我,偏偏又是甜食的死忠,所以,写字于我来说,就是生命的必须。

我写不出大作家们的文化厚度,我写不到报刊编辑那样游刃有余的程度,我写不出岳阳癫痫病专业医院?当红评论家那般视觉广阔,我也写不出头版头条的义正言辞,我只能写写自己,写写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嗅到的、肢体触摸到的、心灵感应到的、大脑反射到的,仅此而已,仅此足矣!

我的文字就像我的影子,不论阴晴雨雪,它一直都在。但它又不只像我的影子那么简单,因为它是立体的,和我一样是有感情的,像另一个无形的我,从我身上将各种各样的情绪吸纳过去,好的坏的它都不挑剔,全都吸纳过去,然后排列组合成连贯地能准确反映当时心态的文章,成为记录和纪念。我喜欢与它交流的过程,它谦虚、隐忍,任由我一连串打下若干字符又在光标闪烁处按下退格键。我自然也极力善待它,尽量斟酌权衡,用更美的组合让它们排列在一起显得好看。时间在这个过程里流逝,有时是浪漫的,有时是心怀憧憬的,有时是苦涩焦灼的,有时是急切而且慌张的,但无论是哪种相遇,都会在文字不断地流淌出来之后得到释怀。

这三个月文字的蛰伏真是让我吃尽了苦头,因为我突然间没了宣泄的途径,没了交谈的闺蜜,没了情感的寄托。我似乎应该感谢昨晚他带了女人回家,正是那份彻底的绝望让我的文字再一次生根发芽长高开花。它不再寄予外界供给的阳光雨露,而像是重新活过一次一样长在我自己身上,真的是如影随形了。

当然我也一直在安慰自己,我知道它躲了起来,只是还没想到用什么办法找到它,但我绝不会放弃,何况它也舍不得离我而去,只要我们还属于彼此,终会有再相逢的一天。

这样静谧的夜晚,屋子里只有键盘的敲打声,久违了这份我曾最爱最沉迷的孤独,久违了这种让我能感受到生命顽强之所在的力量。如若我真的没有遇到一个好男人的福气,那么就让我和我的文字相伴一生吧!平淡也是最好的陪伴。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