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文士善命题 老舍藏画说文化视野-

时间:2021-04-05 来源:荨默文学网
 

  齐白石其人其画对老舍来说具有特殊的地位,老舍收藏的第一幅国画是齐白石的《雏鸡出笼图》。老舍还喜欢吴昌硕和黄宾虹的画作,刻意收集他们的代表作,如黄宾虹的四幅山水轴经常在老舍客厅的墙上悬挂。

  齐白石其人其画对老舍来说具有特殊的地位,老舍收藏的第一幅国画是齐白石的《雏鸡出笼图》。而在今年义卖的16件藏画中,齐白石的画作就有8件,占了半数,并且每件均分别可以作为齐老人的代表作,其中《松鹰图》代表老鹰系列;山水《万竹山居》和《雨后云烟》代表中晚期的山水系列,而且是两种画法的代表作;《向日葵》、《葫芦》和《海棠花》则分别代表三种花卉系列;《大富贵》代表最吃功夫的“墨牡丹”系列;《鸳尾花工虫》代表工笔草虫系列。

  第一张画《雏鸡出笼图》

  老舍先生与齐白石老人这一对“大家”,他们的每一次交往都颇具故事性。1933年,齐白石已经成名,定居在北平,居住在西城跨车胡同,而老舍一家住在山东济南,他在齐鲁大学任教,利用暑假写长篇小说。那时他们两人并不相识,但是老舍十分喜欢齐白石的画,他很想买一张,最终因缺钱而作罢。后来,终于等来一个好机会。老舍给他的好朋友、作家许地山帮了点忙,许地山问他:“我要送你一点小礼物,你要什么?”老舍毫不迟疑地说:“我要一张齐白石的画!” 许先生当时恰好住在北平,与齐白石是熟识的好友,老舍原认为老熟人能施舍一次,结果是许地山先生花了30元(还是打了对折的优惠)求了一张画,这张画就是《雏鸡出笼图》。老舍如获珍宝,裱好之后在轴卷背后题签上郑重地用毛笔书写上“白石翁雏鸡出笼图・一九三三年・老舍”。后来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画得真好,一共十八只鸡雏,个个精彩!这张是我的宝贝,即使有人拿张宋徽宗的鹰和我换,浙江治疗小儿癫痫好的医院,在哪我也不干!这是我最钦佩的画师所绘,而又是好友所赠的!”

  和众多的齐氏雏鸡图系列相比较,此画竟是一张齐白石所画雏鸡图的代表作。老舍每逢重大节日经常要把它张挂出来,来了客人不免要隆重介绍一番,说这是他收藏的齐白石的最好的作品之一。《雏鸡出笼图》比较长,有1.28米,左上角是一只鸡笼,鸡笼门打开,小鸡飞奔而出,鸡笼外有17只小鸡,笼内留有一只。此图的上款也题得很详细:“舍予先生清属癸酉春二月作于旧京寄萍堂上齐璜”,下有“白石翁”印一方。此图便是舒齐二人第一次交往的最佳纪念物。

  老舍一生爱画,我们翻看老舍的文集,能看到很多有关他谈论画的文章,例如:《观画偶感》、《观画》、《沫若抱石两先生书画展捧词》、《桑子中画集序》、《假如我有那么一箱子画》等,老舍用最朴实的文字表达着自己对画、对画家的独到见解,是个十足的“画”迷。

  假如我有那么一箱子画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老舍于1937年11月离开济南,只身南下,投入到抗日洪流中。胡�e青因故滞留在济南,一年后,在济南黄河铁桥通车后返回沦陷的北平,住在娘家,隐名埋姓,靠在北平师大附中教书为生,业余时间为齐白石的四子、五子补课,为了答谢胡�e青,齐白石送了她两张小画,一张虾,一张蟹,均为斗方墨色,都很精彩。胡先生将它们装裱在一幅画轴上,一上一下,后来又送上四百元钱获得白石老人六只虾,而且题了上款。

  1943年胡�e青带着三个孩子和十大件行李逃出北平,辗转经过河北、安徽、河南、陕西、四川五省,长途跋涉,55天后到达重庆,和老舍团聚于四川重庆北碚。在胡�e青动身来渝之前,老舍先生再三叮嘱:什么都可丢,画绝不能丢!当他看到白石翁《雏鸡出笼图》、《虾蟹图》以及《六虾》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将这三幅画轮流张挂在自己的斗室中,朝太原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夕相对,给贫病交困心情压抑的老舍带来了一些安慰和温暖。

  老舍常常向来访者夸耀这三张画,这一“显摆”立刻在重庆引来一片谣言,说胡�e青给老舍由北平带来了“一箱子齐白石”。老舍先生不慌不忙写了一篇文章辟谣,顺带把那些发国难财的贪官和奸商挖苦讽刺了一番,这就是著名的《假如我有那么一箱子画》。他写道:“我若真有那么一箱子画,我应该先在重庆开一次展览会,我将请徐悲鸿、林风眠、丰子恺诸先生给拟定价格,标价出售。假若平均每张售价一万元吧,我就有五百万的收入。收了款之后,我就赠给文艺界抗敌协会(等四家)各一百万元,所余的一百万,用以救济贫苦文人,我自己先去申请五千元,好买些药品治疗头昏。可是,叫我上哪里找那箱子画去呢?”

  1949年底老舍应周恩来总理的邀请由美国纽约返回故乡北京,1950年,老舍与齐白石两人才得以相见,当年的4月1日,老舍就得到一张齐老人的《枯树寒鸦图》。1951年起,老舍先生开始频频地造访齐老人,并开始得到书有“老舍先生”或“舍予先生”上款的齐老人画作,但是这些画都不是赠品,而是要按标准付费,但张张都好。

  老舍与齐白石的交流并不像一般的你画我藏的关系,老舍曾两度出难题给齐白石,一次他摘了四句苏曼殊的诗句请老人依诗作画,这四句是:“手摘红樱拜美人”、“红莲礼白莲”、“芭蕉叶卷抱秋花”和“几树寒梅映雪红”。老人拿到诗句后,微微一笑:“好办,不外乎是春夏秋冬嘛。”很快就交了卷。不过还是碰到了一小点困难。画卷着的芭蕉叶时,一时想不起是右旋,还是左旋,老人请弟子为他再看一看实物。可惜北京天凉不长芭蕉。没办法,老人笑着说:“只好不要卷叶了,不能随便画呀!” 老舍后来在悼念白石老人的文章中写道:“夫子作画永远那么严肃,永远要看真东西,而后独出心裁,设计画稿。” 不过,老人在《几树寒梅映雪红》里出现了“败眼睛向上翻,然后抽搐,这是怎么了?笔”,这是老舍的看法。画面是这样的:一枝红梅在上,树干上有厚雪覆盖,下方地上站着一只寒鸦。可惜寒鸦画成了“死鸟”。在交给刘金涛师父装裱之前,老舍把这幅画拿过来,咔嚓一剪子,一剪两半,把“死鸟”随手扔进字纸篓,只留上半部的“几树寒梅映雪红”,仍不失为一幅完整的画面,只是不能配成“四条屏”,成了“三条半屏”。

  老舍先生觉得没有“难”倒齐老人,这回下决心来点难的,找四位诗人的诗句,一人一句,求齐老人作画。其中最难的是:“蛙声十里出山泉”(查初白)、“凄迷灯火更宜秋”(赵秋谷)。老人拿到诗句后,足足蹩了三天,最后超水平地交了卷。老舍拿到画之后,眼睛一亮,大呼:绝妙!绝妙!

  这几张画成了齐白石晚年的代表作,《蛙声十里出山泉》后来印成了邮票,传遍全世界,成了他的压轴绝品。在《凄迷灯火更宜秋》上,齐白石写了这样的题跋:“老舍先生爱此情调冷隽之作,倩白石画,亦喜为之,辛卯白石九十一岁矣同客京华。” 所以,不能把齐白石这批画简单地看成老舍单方面的收藏品,它展示的是艺术家们思想交流的过程。

  白石老人去世之后,老舍参加了他的全部吊唁活动,写了悼念文章,出席了他的遗作展,表达了他对老人的敬佩和由衷的沉痛。在以后的10年里,他陆续收藏了不少齐白石在各个方面有代表性的,或者有阶段转折性的标志性作品,如《万竹山居》和《雨后云烟》这两幅山水。

  美术评论家老舍

  老舍从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接触美术了,他交结了一批画家,常常看他们画画,关心美术理论的导向,和画家们深入讨论中国画的发展方向,以及具体的创作技巧等问题,由这些活动中得到了丰厚的美术修养,虽然自己不会画,但已具备了相当高的美学判断标准,并能形成自己独到的看法。他提出的一些建议不仅对出道不久的青年画家很有帮助,甚至影响了他们癫痫病会影响到患者的大脑吗的一生。

  他评论1944年正当壮年的李可染,说:“论画人物,可染兄的作品恐怕要算国内最伟大的一位了。”但话锋一转,“他的人物中的女郎们不像男人们那么活泼,不肯开小玩笑的关系吧,就不画她们也好――创造出几个有趣的醉罗汉或者永远酣睡的牧童也就够了。”后来李可染先生的路,果然如此走了下去。

  据统计,老舍写过25篇以上与美术有关的文章,除了国画之外老舍还评论过油画、漫画、木刻和连环画。

  傅抱石先生是老舍先生高度评价的一位大画家。他收藏有傅抱石先生不少精品,其中《重庆金刚坡浓阴读书图》也是傅抱石先生自己最喜欢的一张。老舍评价傅抱石的画是“真正的中国画”,“他的技巧已被他的气魄给遮住,他的粗笨正是他的精致老到”,“他的眼里时时留神着新的路径与方法”。如小幅作品《水榭对弈图》就是一个证明,它是一幅极有品位的傅式风格的杰作。

  于非�是胡�e青的老师,和老舍先生同族同乡。有一次,老舍对于非�说:“您画的鸽子都是人们由下向上仰头看的鸽子,都只看见鸽肚子,我建议您到天安门上去看看,居高临下,俯视,看飞翔鸽子的背,画出来一定好看。”于先生果然照计而行,设法上了天安门,察视了在城楼附近飞翔的鸽子,回来精心画了一幅俯视的飞鸽,而且把第一幅郑重地送给了老舍。除了鸽子以外,于非�给老舍画过很多画,堪称他各种体裁的代表作,有柿子、大丽花、令剑荷花等等,并且都要在画面上写下这是在老舍先生院里写生得来的,非常亲切。

  老舍还喜欢吴昌硕和黄宾虹的画作,刻意收集他们的代表作,如吴昌硕的巨幅画作《苔石桃花图》和《野葡萄》,在吴氏绘画中均属上品。又如黄宾虹的四幅山水轴,是黄宾虹先生晚年的一个完整系列,经常在老舍客厅的墙上悬挂,是老舍先生特别珍爱的艺术品,多次向客人介绍过。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