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知人生之春精选

时间:2021-07-09 来源:荨默文学网
 

  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人生的春是一种苏醒,往往与年龄没有关系。这样的苏醒,如偏僻乡村篱笆上的野玫瑰,花朵开得烂漫,意象上却单单只有光明、简单、敦厚与宁静。

  不要以为意象上的光明、简单、敦厚与宁静容易得到。更不要以为有了偏僻乡村,目的就八九不离十了。不是的,这种意象不是浅显的看图说话。能够形成这种意象的,要木篱笆,要野玫瑰,要好阳光,要一条碎石小路,从篱笆下面蜿蜒伸出,远远地,远远地深入到了起伏的山坡,要山坡上有茂密的针叶林,要林子里淡淡地散发着松香。

  说的是人呢,说的是人生的春呢,因此这样的比喻也就是说:人生的春,天衣无缝,浑然大气,是先天的天地精华与后天的着意磨砺融会贯通了。

  用一种更加日常的话来说,人生的春便是一种懂事。

  有一句成语,叫做“少不更事”,可见懂事需要经历,经历需要时间,用漫长的时间去经历,这就是熬了。这个“熬”的意思相当于中草药制作汤药的那个“熬”:煎熬。于是,可以说,意象是煎熬出来的。苏醒是煎熬出来的,人生的春是煎熬出来的。癫痫病能治好吗 ?

  1

  那一天,上午我在阅读以赛亚·柏林的书,下午我在菜地里干农活。当家家户户炊烟升起的时候,我倚靠在篱笆上休息,目光散漫地随着炊烟望到了灰蓝色的天空。武汉深秋与初冬的晴空是这样的好,颜色是很贵族气的灰蓝,温润又傲慢,空间却有着童话一般的神秘高远和无尽辽阔。万里无云又似一个能干俏女人晾晒出来的洁白床单,有说不出的洗练与明亮。好东西往往就是有气魄,就是要这样地打动人心。我心一动,便有了心得:世界上最重要的还是人!我得先于一切地承认:人的观念、喜好、志趣与理想都是没有通约性的!

  比如我不看电视,可我不能否定电视,因我的父母就看;我受不了商家大放流行歌曲,可许多顾客就是被这“热闹”吸引过来的;我厌恶打麻将,我的亲朋好友大多喜欢打麻将。这就是说,观念的不同并非恶,价值的不同也并非恶,个人本性的不同更不是恶。因此,我何以动辄“疾恶如仇”昵?

  我应该怀有善意的尊重。尊重人,尊重人的选择的权力,尊重人类的通约性。我以为,这才是知春的了。那一种光明、简单、敦厚与宁静的境界,在现实生活里,大治疗小儿癫痫天津那家好医院约就是要修养出一种善意的豁达与宽容来吧。

  修养善意的豁达与宽容,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以我愚钝的资质,悟也用了十余年;想要修养成为人生的态度,还不知道需要经历多少年煎熬了。

  原来,人生的春是这样的难得啊。

  2

  前天傍晚,天空静穆,晚霞明丽,西天已然跃出一颗耀眼的寒星。我喜欢在这样的时刻外出散步,便迎着那颗星星走去,悠然淡然。半路遇上了一位男邻居,推着一辆婴儿车,也是悠然淡然,嘴角带了平常没有的生动笑意。这笑意引得我停留下来,俯身去看婴儿车里面的婴儿,原来是这邻居得了第一个孙子。我一看,人就傻了。一个婴儿,在天地之间,端然大方地熟睡着,皮肤如此洁净细嫩,嘴唇如此新鲜红润,眉眼与鼻子,生得如此横平竖直。我的天!刚满月的婴儿居然是这样的面目俊美和慈祥啊!而且居然是这样的娇小啊!娇小得我简直不敢碰他,伸出去的手指不知不觉又收了回来,生怕碰坏了这样娇小的俊美和这样娇小的慈祥。我自己也是生育过女儿的,我自己也是从婴儿成长起来的,怎么以前我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婴儿娇小成这个样子呢?而且完美到这贵阳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 种程度呢?

  这生生不息的人世啊!就是从这般的娇小开始的吗?这娇小的俊美的慈祥的生命啊!爱得叫我连一个“爱”都说不出来了。

  3

  最近,我在后院的菜地里撒了一把萝卜籽。几天以后的一个清晨,我忽然发现,出萝卜苗了!可以重达数公斤的萝卜,它的苗却幼小得不可思议:细长的茎纤细如发丝,孱弱地弯曲着竭力顶住两片绿色的叶,而这时,亦小得仅仅是因为有黑色泥土才得以被衬托出来。我连忙返回书房,取来老花镜戴上,蹲在前头,认真端详萝卜苗。我用手指碾碎了一疙瘩又一疙瘩的泥土,轻轻地在萝卜苗的根部。与这样弱的植物的小生命共处,使你感到人类的强大,感到你有满腔的怜惜。几乎是亳不犹豫地,我就开始惦记它们,我得适时地为它们浇水、松土、施肥、间苗、除虫,让它们顺利成长。我当然知道,农事一旦做起来,就跟抚养孩子一样,有着没完没了的琐事,还有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体力活。但是我会做下去的,一个人,即便是面对孱弱的萝卜苗,一旦由衷地发生了郑重的情感,那也该是一种掷地有声的承诺。

  其实我做过农活。我17岁的时候是知青,曾麻药过量会引发癫痫吗经在田野上劳作。现在于后院种菜,依靠的就足知青时代获得的经验。然而,到了现在,我才以前所未有的真实发现了萝卜苗的纤弱,并对它们产生了抚育者的责任感。而当年,17岁的我,下放几个月之后,就靠。篇文字优美的作文,被贫下中农选拔剑大队小学当教师去了。尽管我在所有的假期里,都积极投入到生产队的农活之中,我还是从来没有把萝卜苗或者白菜苗看在眼里。我的眼睛一直望着远方,心里头只装了三个宏大理想:第一,要解放全人类:第二,要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第三,将来要当作家。

  少年意气,眼睛看见的都是大,成年以后才逐渐发现小。当过农民30年之后,我才在自家后院里同归田野。在48岁这年,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清楚了萝卜苗,才知道心疼它们,才意识到它们都是生命,也才意识到我自己也曾经是这样纤弱细小的生命。

  这30年的时间里,我好比没有看到目的地的火车,只管呼隆隆地一径朝前开去。某一日的黄昏,有瑰丽晚霞,去散步,眼界忽然被打开,才正经认识了婴儿和萝卜苗。一瞬间,眼里有了,心里也有了。人世间,不管动物植物,小生命总是大事情。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