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胸闷百姓

时间:2021-07-09 来源:荨默文学网
 

 1
       由于晚点一个小时,下午六点钟我才走下飞机。这时,王总和李总已经等我多时了。握手时,王总说:“陈总,要等到你这个贵人,可真不太容易。”我歉意地对他们笑了笑,寒暄了几句后,就一起从贵宾通道走了出来。上了车,王总说:“陈总,先去希尔顿大酒店吧,公司在那里准备了宴席为你接风。吃完饭,我们再出去嗨屁一下。”我笑着说:“让王总费心了。”

       王总公司的全套信息化管理软件是我公司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去年,公司卖给了全球五百强排名第一百二十多位的跨国集团公司,套现20多亿,还保留了5.6%的股份和执行董事的职务。当时,最征服老外的就是那全套的流程软件了,让老外赞不绝口。所以,这次王总要我过来,就是谈软件后续开发的问题。

       参加完欢迎宴席,负责行政人事的李总亲自送我去公司指定的宾馆开好房间,领了房卡,存放好贵重物品。然后,把我拽下楼,开车去了一家夜总会。进入预定好的包房,王总他们五六个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王总把包房里其他的人一一介绍给我,有一个三十岁左右,跟王总长得很像的年轻人小王总是王总的唯一的儿子,独资开了一家装饰材料公司,其他的都是王总的一些生意场合上的朋友。

       王总跟服务小*姐打了一声招呼后,一个妈*咪就带着十多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进来了。王总要我先挑,我就随便选了一个面目清秀,看起来很像学生mei的女孩子。其他人也各自挑选了一个,只有王总没有选到喜欢的。妈*咪一连换了三批女孩子,可还是没有合适的,王总终于火了,开始骂人摔东西。小王总马上把自己身边的那个丰*满的女孩子推了过去,说:“老爸,就让这个女孩陪你吧。我自己另外再挑选一个。”王总捏了那个女孩子硕大的乳*房一把,说:“嗯,这个不错。”就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让她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小王总随便挑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又叫来几支洋酒。刚才的不快就消失了,包厢里开始热闹了起来。唱歌,摇色子,喝酒,跳舞。很快就晚上十二点多钟了。王总可能酒喝得有一点多,不顾那个丰*满的女孩子的抗拒,手直接就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去抚*摸了。小王总就说:“老爸,你带她出去开*房吧,陈总他们就由我来安排好了。”他掏出了两千块钱,塞给了那个女孩子,说:“今天晚上,只管把你的全套本事拿出来,好好的伺候好我老爸,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王总拉着那个女孩子走了,小王总就坐在我身边来了,笑着说:“没办法,老爸跟我一样,就喜欢丰*满的女孩子,搂*抱起来舒服,使用起来,乳*房前后摇摆,更舒服。呵呵。你今天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可能也累了。晚上我给你安排一下,你喜欢什么样的活动?双*飞还是三*P,这家夜*总会我太熟悉了,很安全。滴蜡,皮鞭,木马等辅助*性*工具也一样不缺。”

       我笑着说:“下次过来见识吧,今天累了。想早点回宾馆休息。”小王总笑了,说:“真没想到,你还是个传统的好男人。好吧,我就不留你了。你就把身边的这个清秀的女孩带回宾馆吧。”他掏出了一千多块钱,塞在那个女孩的乳罩里,说:“你的出*台*费我给你了,好好地伺候好陈总。”

 

       2

       那个女孩挽着我的手臂,走出了夜总会。我随便叫了一辆的士,司机瞟了一眼我旁边的漂亮女孩,笑着问道:“去哪儿?”“附近有没有烧烤,或者麻辣烫之类的夜市?”我问。

    安徽癫痫病专业医院怎么样   “有,不远,20块。”

       “好的,就去那里。”

       其实,真的不远,拐一个弯,再拐一个弯,才两三分钟就到了。下了车,是一家路边的麻辣烫。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了。女孩子问道:“你就在这里吃?”

       “对。怎么?嫌弃这里脏?不上档次?”我问道。

       “干我们这一行的,哪里有资格嫌弃。我只是奇怪,他们不是给你接风洗尘没多久吗?怎么就饿了,却吃起夜摊了。”

       “呵呵,我是乡下人,没什么讲究。吃夜摊自由自在,没拘束。那些宴席只是一种档次,一种身份的象征罢了。是不能吃饱肚子的。”我随便点了几样配菜,又叫来了一扎啤酒。

       女孩子笑着说:“你那么瘦,还真能喝。我感觉呀,男人酒喝多了,要么等一下在床上就特别生猛,折磨得我们死去活来。要么就两三下玩完,呼呼地就睡了,一点都不顾惜我们的感受。你属于哪一种?”

       我哈哈大笑着说:“哪一种都不是。今晚,你的任务就是陪我把酒喝好,我会给你几百块的小费,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我带你出来是因为害怕他们以为我是性无能。我要你陪我喝酒,不让你陪我睡觉,是因为我真的是个性无能。”

       女孩仔细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一个男人如果真的性无能,他肯定更不会放过我的。他会把性生活中的所有的不愉快都会发泄在长治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我们的身上,百般折磨我们。呵呵,我猜你呀,要么特别怕老婆,要么就是我不够漂亮,要么就是有性洁癖。你是哪一种?”

       “人生几何,对酒当歌。来,喝酒,其他的都是屁。而且好奇心太重,也不是一件好事。”我说。

       “好的,我们喝酒。其他的都是雨打风吹去的屁。”

 

       3

       早晨起床,我发觉胸口有一点点闷,却没有放在心上。上午十点钟,到了王总的公司。十点半左右,通过笔记本电脑的端口连接上了投影机,我站在会议室的大屏幕前,开始给他们演示我们设计的后续开发的方案。大约半个小时后,我感觉到胸口越来越闷,开始喘不过气来了。最后,在别人的惊呼声中,软软地倒在了地毯上。

       王总马上派人把我送到了武汉市最好的一家医院,请了该院最好的专家来会诊,另外还请了一个二十四小时的特别陪护。在经过了全身上下几十项严格检查后,我的身上已经插了好几根管子,输液,输氧。专家每隔半个小时来检查一次,询问一下病情。

       下午,结果出来了,说是心脏衰竭,特别严重,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王总说:“在我这里,发生这样的情况,真的是对不起了。不过你放心,医疗费用由我公司全额报销。只是你看现在是不是让弟妹知道一下,过来陪护你?”

       “这不关你的事情。只是我怀疑医生搞错了。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心脏病史的,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再过几天等病情确认无误后河南癫痫医院有哪些,再给家里打电话吧,免得她担心。”我有气没力地说道。

       “我给你请的都是最权威的专家,一般应当不会弄错的。要不,看看复查结果后再做决定吧。”王总说。我便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专家们复查的还是心脏衰竭,但我还是怀疑这个诊断结果。便努力地回想起昨夜,同那个女孩在夜摊前分手后的情形。突然就想起了回到宾馆后,我进浴室洗澡,出来时,脚下一滑,胸部好像被门锁碰撞了一下。我用力地按了一下胸部,很痛。对,当时碰撞的就是这里。

       我给了陪护二十元钱,让他给去我买回来了一支云南白药喷剂。每十分钟喷雾一次胸部。下午,胸部现出了隐隐约约的青色。又过了一夜,胸部不再疼痛了,所有呼吸困难的症状全都消失了。

       专家过来检查时,我跟他说明了一下我的情况,并给他看了一下我买的云南白药喷剂。我说,现在全好了,我要出院了。那个满头白发的专家怎么也不相信,让我做了一次全身检查,身体的各项指标基本上都正常了。

       我再一次强烈要求出院,院方还是不答应。说:“你那么严重的病,不可能只是洗澡时碰了一下那么简单,你的心脏绝对还有问题。本着对你生命负责的态度,最少还要强制性留你住院观察治疗十五天以上。否则,谁也不敢承担这个责任。”我只得打电话给王总,让他想办法放我出院。

       王总听我说了事情经过后,哈哈大笑,让他太太打电话给在该医院当副院长的姨夫,下午我就出院了。李总去结清了三天的急救费用一万八千多元。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