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谁占谁便宜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荨默文学网
 

雷奕没有再多想,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大哥,不用敲了,这家是直接推门进的,里面不大,也就不过四十平米,炼器师那老头在此又当掌柜又当伙计,再没有第二个人。”彭源有些尴尬的解释,这家店铺太小了,其实他并未觉得这家的兵器能有多好,只是在这种经营情况下还能不倒闭,他十分的好奇。

雷奕倒是没有太大的意外,缓缓推门,只见里面果然如彭源所说只有四十来平米,只见正前方的一个桌子后面,一位花白胡须的老者在闭目养神,看上去就好似睡着了一般。

雷奕挑了挑眉,还真够个性的,连眼都不愿意睁开看一下,不过,我喜欢。看谁沉得住气,你不理我,也别我会先理你。

四周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兵器,雷奕拿起一把在手中细细把玩,他虽不是炼器师,不过眼力还是可以的,况且这也只不过是普通的凡人武器而已。

剑面光泽圆润,剑刃锋利,轻轻弹一下剑面更是让人感觉坚固不可摧,好剑,雷奕在自己的手指头上轻轻划了一道,瞬间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裂缝,向外流出血来,指上的细小平整,这是好剑划伤的痕迹。( 网:www.sanwen.net )

雷奕点点头,这家的兵器绝不输于前面看过的四家,甚至还要比那几家略胜一筹,不过他也并不着急,又拿起另外一把大刀慢慢观赏起来。

如此观赏了十多把兵器,雷奕的脸缓缓有些凝重,扫过刚刚那些兵器,这些的品质居然惊人的相似,都是只差一点点就能达到宝器了,让人感觉这就像有人专门想要炼制顶级武器,才故意压制兵器的品质。

回头看向那依然睡着的老者,满脸皱纹,花白胡须,双手插进衣袖中并没有银川治疗癫痫哪家#!好什么特别之处,雷奕皱了皱眉,这样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此人确实只是极其普通的人,另一种恐怕就是高人。

雷奕倒是会一种查看修为的神通,不过他估计最起码也要等到凝聚期第七层才可以学习,现在他可是根本看不透对方的修为,更加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可以炼制宝器。

“恩,不错,胖子你看,这里每把兵器都是凡人武器的顶峰,就好似故意压制兵器品质一样。”雷奕故意试探的道。

“是吗,大哥,你能看出来这些武器很好?”彭源一脸的崇拜,大哥简直无所不能啊。

“我虽然不会炼器,不过眼力还是有的,就像有的人虽然不会酿酒,但是品酒却是一绝。”雷奕淡淡的道。

“哦?那小子,你就品评一下老夫的这些武器吧。”闭目睡觉的老者终于睁开眼,不过眼中却十分明确的流露出一丝厌恶,难道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黄口小儿还说什么有眼力,我就看看你的眼力,如果只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小儿,那就给我滚出去。

雷奕自然明白老者的意思,老者无意隐瞒,眼中透露着对他的厌恶,不过这正是雷奕想要的,当一个厌恶你的人喜欢上你时,那会比从一开始就喜欢你的人更加喜欢你。

“前辈难道是想让我品评屋内的这些武器吗?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啊,很不错,就像故意压制武器品质一样,你应该是故意这样来磨练自己的炼器水平,不过您活了几百年了,不应该只有这些吧。”雷奕定定的看着老者故意的道。

一般人即使达到合成期,寿命也只有两百多年而已,雷奕说老者活了好几百年,那就是在说老者应该是融合期的修为。

“怎么?小友认为老夫还能炼制出更好的武器?”称呼已经从小子变成小友了,老者也对雷奕有了一丝兴趣。

雷奕摊了摊手,“不知道石家庄癫痫的专业医院,我只是试探而已。”

铺天盖地的威压涌向雷奕,“小子,你耍老夫不成?”老者倒没有真的生气,只不过想试试雷奕的胆识而已。

“呵呵,刚才不确定,现在可以确定了,前辈的威压若高山一般巍峨,应该是融合期的高人了,而且这些武器都十分圆润,这也只有融合期的高人才能做到,小子说的没错吧。”雷奕得意的看着老者,脸上只有从容的笑意而没有一丝恐惧。

“哈哈,好,好,胆识过人,眼力更是一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老夫就算拿出宝器又有几人能独具慧眼,一眼相中,就怕只会明珠暗投啊。”老者显然十分高兴,脸上都笑开了花,看雷奕也是越来越顺眼了,这小子不简单啊。

“前辈有这种想法肯定是对自己所炼制的武器极有的,可以看出前辈非常喜炼器。”雷奕不由对老者的评价又高了一些,这是对事情的一种挚爱,只有这种人才能炼制出好的武器甚至宝器。

“老夫名为刘炼,炼器的炼,而我的师弟名叫刘器,炼器的器,我二人的师傅就是刘千手。”刘炼捋着花白的胡子道。

“啊,千手炼器师……这,这,牛人啊。”胖子突然惊讶的大喊道,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刘千手了,只能用牛人两个字来形容。

“呵呵,看来这位小友也知道一些家师的事情。”刘炼看着彭源,这人怎么这么胖,他一进来自己这本来就很小的地方显得都挪不开步了。

“恩恩,别的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千手炼器师在千年前就成名了,所炼制的武器都是一流的,他炼制的三件宝器在拍卖会上都卖出了天价,从而也奠定了其奥凯大陆第一炼器大师的称号。”彭源看着刘炼的目光就好似看到了金山,人家卖几把兵器可是比自己这一年赚的都多啊。

“没错,家师正是奥凯大陆第一炼器大师,而我与师弟都是他杭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老人家收养的孤儿,自幼我们就对炼器有着浓厚的兴趣,甚至视我们自己炼制的兵器为,又怎么可能卖给那些粗俗之人。”刘炼十分骄傲的道。

“前辈可能炼制宝器?”雷奕心中十分激动,捡到宝了啊,如果可以直接炼制宝器,那自己还费什么劲特意改良武器啊。

“怎么,小友想买宝器?这恐怕有点困难,你也应该知道宝器的价值。”刘炼摇了摇头。

“小子是打算订制几件宝器。”雷奕笑的像只狐狸。

“哦?订制?还几件?小友有这么多钱财吗?”刘炼狐疑的道,问的倒是挺直白。

“前辈应该知道,有些东西不是拿金钱可以衡量的,所以小子打算以物易物。”

“以物易物?可以,不过得看小友拿什么东西换了。”刘炼根本不信这么个修为不值一提的小子,能拿出什么可以媲美宝器的宝贝。

“我希望前辈能在宝器上刻上阵法,而这阵法,小子可以教给前辈。”

雷奕深思熟虑后才决定告知对方阵法,普通的武器上刻画阵法他还有能力办到,但是在宝器上刻画,他现在的修为可远远不够,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这种一心扑在一件事情上的人,都很,只要自己抓住了他的喜好就不难控制他。

“阵法?什么是阵法?”刘炼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满脸迷茫的看着雷奕。

雷奕也不废话,拿出提前准备的几把小剑用了一盏茶的快速的在屋内布置了一个十分简易的聚气阵,不一会,四周的物气就向屋内涌来。

“这……这是……这怎么可能。”刘炼大惊失色,这东西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怎么自己屋内的物气开始多了起来,再感应四周,分明有物气在不断的向这里汇聚。

“前辈以为如何?这个东西可能作为交换的筹码?”雷奕笑眯眯的道沈阳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效果好

“能不能让物气集中的更快更多一些?”刘炼没有回答雷奕的问题,而是十分迫切的询问。

“当然可以,因为时间和材料的问题,所以这只是最简单的阵法。”雷奕得意的道。

“成交。”刘炼十分爽快的一口答应,甚至都没有再问其他具体的事情,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修炼速度可以快速提升,这价值已经不是几件宝器可以媲了。

“等等,我还没有说完,我不止要交换那几件宝器,还想要前辈的炼器之法。”雷奕早已想好,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是魂师无法学习炼器,现在可以进行物气修炼了,自然是要学习学习,即使自己天分不够,让彭源和李信泽学习学习也是好的。

“这……老夫那是奥凯大陆第一炼器大师的炼器之法啊。”刘炼有些舍不得,毕竟这可是绝学,根本是不外传的。

“前辈,您应该清楚,即使这样,我也是很吃亏的啊,你可是占了大便宜啊。”没有什么东西是交换不来的,不交换只是因为筹码不够,他不信刘炼会放弃交换,这时候,就算他说放弃交换,刘炼也不会答应的。

“哎,好吧,这次交易确实是老夫稍微占点便宜,就这样吧。”刘炼也知这次自己其实占了很大的便宜,毕竟这种阵法在奥凯大陆上从未有过,而且还有加速修炼的奇效,可以说是真正的独一份,而炼器师虽然少,但还是有一些的,而他能和自己交换就也能与其他的炼器师交换,自己要是错过了绝对会终生的。

雷奕心中狂笑,这点初级阵法知识算什么,能换到现在对于自己来说可望不可求的宝器,自己这次便宜占大了,而且还让一位融合期的强者觉得有些亏欠自己,这是多么好的一笔买卖啊。

“小子雷奕,那希望咱们能够合作了。”雷奕笑道。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